扫码加钉群 十万创业者 与你为伴

开放世界+千万奖金,《街霸6》发力改写格

有人说,2023年将成为格斗游戏全新时代的开端。准确地说,开端的日期为2023年6月2日。

正式发售的第一天,《街头霸王6》录得玩家“特别好评”评价。

有人说,2023年将成为格斗游戏全新时代的开端。准确地说,开端的日期为2023年6月2日。

这一天,《街头霸王6》(Street Fighter 6)正式发售。

作为传奇格斗游戏系列,1987年诞生的《街头霸王》将在2023年迎来第三个“本命年”。1991年,划时代的《街头霸王2》成为奠基格斗游戏格局的大宗师。之后,格斗游戏市场经历了“2D至3D”“街机至主机”“游戏至电竞”“端游至手游”等等变化。《街头霸王》系列虽然一直是格斗游戏中的金字招牌,但是从整个电子游戏产业来看,《街头霸王》和格斗游戏都是“小圈子”娱乐,在十数亿产值的电子竞技市场分到的蛋糕不大。

《街霸2》是格斗游戏的宗师之作 

日本游戏开发商卡普空(CAPCOM)野心勃勃,希望用《街头霸王6》改写格斗游戏市场的境遇。卡普空提出两个听上去很响亮的数字:《街头霸王6》的目标销量为1000万份;《街头霸王6》的世界冠军将获得1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706万元)奖金。 

辉煌系列也需直面改革

对于卡普空来说,“1000万”是一个同时代表辉煌与迫切的数字。 

“辉煌”还是来自于《街头霸王2》,长期雄踞格斗游戏销量第一名,直到2019年才被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》(Super Smash Bros. Ultimate)超越。当时的报道指出,《街头霸王2》总销量为1550万份。 

“迫切”则在于,《街头霸王2》同时是唯一一款公开数据销量破1000万份的《街头霸王》游戏。《街头霸王4》差一点能完成突破,销量940万份。不过本作发售于2008年,其生命周期早已过去。而2016年推出的《街头霸王5》上市7年,卖出700万份。 

《街头霸王4》和《街头霸王5》的销量其实也属佳绩。然而现由华纳娱乐发行的竞品《真人快打》(Mortal Kombat)系列,近两代作品《真人快打10》和《真人快打11》的销量,分别超过1200万份和1500万份。 

《街霸6》试玩版上线后颇受好评,卡普空信心大增 

在林林总总的格斗游戏中,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》属于休闲向,凭借一系列任天堂人气角色的聚集、游戏本身的易上手以及Nintendo Switch游戏机的市场占有率而获得广大轻度玩家青睐,因此销量芝麻开花节节高。 

《真人快打》则与《街头霸王》都属于硬核类型,玩家需要背诵出招表加长期训练才能成为高手,两者存在直接市场竞争。所以《真人快打》近作的高销量,为《街头霸王》带来不少压力。 

卡普空社长辻本春弘认为,发力数字版游戏销售是达成目标的关键。“如果我们能做好数字平台发售的体验,我们的下一款《街头霸王》应该可以直奔1000万销量的目标。”他接受日本游戏媒体法米通采访时说。 

但真正为“1000万”付出的努力,在于《街头霸王6》为吸引新玩家所做的改革。 

“《街头霸王》系列是我们的旗舰作品,所以我们毫不犹豫地为新作大量投入。”辻本春弘说。 

卡普空开发的人气大作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 

卡普空旗下还有另外两款人气作品——动作游戏《怪物猎人》(Monster Hunter)系列和恐怖游戏《生化危机》(Resident Evil)系列。近年来,这两个系列作品也经历了改革。《生化危机》的新作重返赖以成名的生存恐怖路线,同时一些老作品按照如今的游戏工业标准重新制作;《怪物猎人》新作则逐步调低了游戏操作门槛,希望方便更多玩家上手。 

辻本春弘在采访中提到改革的成效。“近年来,数款《生化危机》作品销量达1000万份,《怪物猎人》则迎来销量2000万份的作品。”2018年推出的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(Monster Hunter World)成为卡普空销量最高的游戏。 

开放世界吸引单机玩家

同样渴望晋身的“千万俱乐部”的《街头霸王6》,其改革理念不仅相对于系列本身、而且就格斗行业而言也是雄心勃勃。 

《街头霸王6》成为一款开放世界游戏。 

《街霸6》的开放世界“Metro City”以纽约为蓝本, 主角日常在3D场景活动,格斗时才进入传统横版画面 

以2013年《侠盗猎车手5》(Grand Theft Auto V)横空出世为标志,“开放世界”成为游戏厂商最关注的游戏类型之一。简而言之,“开放世界”是一种自由探索式玩法。玩家可以在地图上随心行动,认识不同的角色、领取不同的任务、寻找不同的藏宝,从而在虚拟世界中也体验到与现实类似的复杂交互。 

通常来说,采取开放世界较多的游戏类型有动作游戏、射击游戏、角色扮演游戏、竞速游戏等。但随着开放世界的理念日益受玩家欢迎,近年来连《NBA 2K》等运动游戏都加入了开放世界元素。 

《街头霸王6》则吃了格斗游戏开放世界化的“第一口汤”。游戏中设置了一个“环球游历”(World Tour)模式,玩家可以扮演一名格斗界新人,不断周游列国、拜师学艺,成长为一代高手。 

与大多数开放世界游戏一样,“环球游历”也有一定的剧情主线,玩家可体验到跌宕起伏的格斗家人生。而过去《街头霸王》系列的经典角色也会出现在故事中。主角通过与其结交、学习他们的招式而变成强者。 

游历初期,玩家就可以拜师春丽 

开放世界游戏一般有一张融合不同风格区域的地图,供玩家探索。“环球游历”的主要地图为架空城市Metro City,玩家除了可以到不同的街区拜师、约战之外,还可以到商店购物更换服饰、到餐厅吃东西补充体力,或者进入地铁来一场“闯关战”。主角获“配备”一台手机,可通过它来使用地图查询、能力升级、技能教学、任务简报等功能。 

传统的格斗游戏不但没有这些“花里胡哨”的细节,甚至不一定会投入资源设计故事线和精美的过场动画。毕竟游戏核心卖点在于玩家对战,做好招式设计和战力平衡才是开发商的要务。 

但过于追求“格斗”内容本身,也是传统格斗游戏市场收窄的原因。格斗游戏走红于游戏厅,萍水相逢的玩家现场一较高下、观众一旁围观,让游戏厅经营者赚吆喝更赚真金白银。但后来的网吧、如今的电竞馆崛起后,游戏厅盛况不再,格斗游戏的竞技空间也从线下转移到线上。结果新玩家往往被复杂的格斗系统难倒,上线就被老玩家“虐”,能成功沉淀下来者为数不多。格斗游戏用户群难以持续扩张。 

《街霸6》中的地铁实际上是多场“1挑N”战斗的组合, 方便玩家练级和熟习招式 

《街头霸王6》希望拉拢新玩家,祭出开放世界“大招”。从刚进入“环球游历”开始,玩家就可以通过游戏中的角色建造系统打造个人专属形象,引渡玩家进入“个人成长”的氛围。 而“环球游历”本质上是一个大型教学关卡,通过给玩家十多个小时的单机游戏时间,以一系列主线、支线任务帮助其了解游戏格斗系统的要领。 传统格斗游戏即使包含单机故事模式,但也只是用一些过场动画串联起不同的格斗而已,对于新人精通游戏系统帮助不大。而《街头霸王6》则让新人上手的过程更有趣味性和针对性。 

此外,基于开放世界玩法,《街头霸王6》还允许玩家将个人培养的游戏角色应用于线上模式。这也是非常突出的改革。传统格斗游戏中,玩家只能使用游戏提供的角色,无论线上玩家有多少,反映在游戏中的只是顶多数十名默认角色互战。但“环球游历”允许玩家向不同默认角色学习技能,使得每一名玩家创立的角色都有不同的技能特点。这相当于有千万名不同角色加入战团,增加了线上对战的多样性。 

百万奖金创格斗游戏纪录

为格斗游戏建立开放世界,是十分大规模的加法。理论上说,“环球游历”中的开放世界探索与常规的格斗场景,已经是两套不同的游戏系统。 

这意味着《街头霸王6》的开发预算将远高于前作,应了辻本春弘所说的“大量投入”。但是这也有利于开发商提高收入预期。按游戏售价60美元来算,如果《街头霸王6》销量顺利突破1000万份,其销售收入相对于《街头霸王5》来说可增加1.8亿美元。 

增量收入的基础就是降低门槛。也许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以及《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》是很好的启示:在这个轻量化、节奏化的时代,格斗游戏也要放下“硬核”“深度”的身段,去撬动更多此前不易触及的受众。 

《街头霸王6》不仅通过加入开放世界,令格斗游戏变得更易上手、内容更丰富,甚至在指令操作方面也做了调整。新的“现代”操作风格可以“一键连招”,而无需在极短时间输入连串正确指令才能“出大招”。新人打出炫目场面的可能性更高、游戏早期收获的正反馈更丰富。 

新人玩家可实现“一键波动拳” 

一些近年的格斗游戏也尝试加入一键连招等元素吸引玩家。而《街头霸王6》的特点在于“传统”操作模式与“现代”操作模式并存。“传统”模式保留了完整的所有搓招,而“现代”模式无法发动部分精细招式。不过除此之外,官方对“现代”操作方式并无太多限制。使用“现代”操作方式的玩家可以正常加入线上模式,包括参加相关赛事活动。可见,不但在游戏本身、而且在整个游戏生态方面,卡普空也在为拉拢玩家而努力。 

卡普空希望,这能为格斗游戏电竞创造新的爆发点。 

综合各项不同的调研来看,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目前处于13亿-18亿美元左右的水平。 MOBA类游戏是绝对的王者,热门射击游戏、运动游戏、卡牌游戏、大逃杀游戏也有各自的市场。格斗游戏电竞的商业价值则并不突出。最有影响力的格斗游戏赛事EVO锦标赛,其2022年赛事的总奖金池仅10万美元,但要分配给10款游戏的参赛者。卡普空官方举办的《街头霸王》赛事“卡普空杯”,总奖金池也仅为30万美元。 

奖金规模基本反映出赛事的人气以及商业开发水平。以《街头霸王6》改革为契机,卡普空还要升级格斗游戏电竞市场的价值。 2023年2月,卡普空宣布第十届“卡普空杯”冠军奖金100万美元、总奖池超过2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412万元)! 

刷新格斗游戏赛事领域奖金水平,既是卡普空的宣传招数,更是卡普空展示其改革格斗游戏市场的愿景。更易上手的操作、更多的单机元素帮助《街头霸王6》扩大客群,进而令卡普空增收。增加的收入可用于反哺赛事生态的建设。 

《街霸6》常规参战角色 

再加上单机模式内容与线上对战系统的互通关系,卡普空为《街头霸王6》的玩家社区生态注入丰富的变化可能。这种多样性有机会让更多玩家流入社区,无论他们是作为观众还是线上游戏参与者。 

假如《街头霸王6》真的能拉拢更多轻度玩家“入坑”、继而做大相关赛事的影响力,这一层意义比追赶《真人快打》销量更突出——以画面出位而著称的《真人快打》,耕耘电竞赛事文化的效果并不明显,相关赛事的总奖金难以突破10万美元水平。 

同时,假如《怪物猎人》和《街头霸王》系列相继通过降低门槛来取得成功,对于游戏行业的开发思路来说也可能带来一定影响——尽管降低门槛未必适用于任何游戏类型。 

《街霸6》线上模式的场景仿似大型游戏厅, 致敬了格斗游戏的光辉岁月 

上架第一天、至截稿时为止,《街头霸王6》在PC数字游戏销售平台Steam上已有超过700条评论,综合取得“特别好评”的评价。但这未足以反映新玩家是否已加入其中,更加无法断定轻度玩家融入格斗社区、扩大格斗电竞圈层的前景。 

只是相对于《街头霸王5》初发售时“内容枯燥”的评价,卡普空的格斗游戏改革似乎已经迈开成功的第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