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码加钉群 十万创业者 与你为伴

闲鱼:赚钱还是攒人气?

左右摇摆”

闲鱼正式开始收费了。

根据此前发布的公告,“6月6日起,闲鱼社区正式对部分商家实行收费。”收费门槛为,当月成交订单数量大于10件,且累计成交金额大于10000元。而收费标准则是,以超出收费门槛的订单的实际成交额为基数,收取1%,其他卖家及所有买家继续免收软件服务费。

图/收费公告 来源/闲鱼App 燃次元截图

对于“收费”一事,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利大于弊。

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副秘书长胡麒牧便认为,闲鱼作为二手交易平台,对于C端来说,门槛很低,几乎不收费。但当闲鱼的用户规模达到5个亿时,其成本、配置所需要的投入较大,因此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去平衡成本,“但阿里集团一直很重视用户体验,因此才会有收费门槛,也是为了不牺牲用户体验。”

而从市场角度来看,对于B端商家来说,二手平台的交易成本几乎为零,但其它电商交易平台是有成本的。“当‘小B商家’来闲鱼时,平台需要维护一个健康的竞争环境,而通过设置一定的交易成本,起到防止套利的作用。”

一位闲鱼卖家亦直言,收费并不会影响到出闲置物品的个人卖家,但却会对B端商家起到一定的规范作用,“我觉得挺好的,现在闲鱼一搜全是专业二手卖家,已经离闲置物品越来越远了。”

实际上,不仅仅是“忙着收费”,闲鱼还刚刚完成了新一次的升级。

日前,闲鱼在上海召开了“2023产品升级发布会”(以下称为“发布会”),发布会上,闲鱼总经理季山介绍,升级后的闲鱼将围绕“交易”和“社区”双轴发展,与用户一起共建兴趣交易和交流的新社区。

一边是“交易”,一边是“社区”,从上述两大动作不难看出,被不少人戏称“越来越不像二手交易平台”的闲鱼,开始努力“找回”边界了。

事实上,闲鱼自诞生之日起,对自己的定义便是,“不仅是一个闲置交易平台,更是一个基于新生活方式的社区。”只不过,随着闲鱼自身规模的发展,以及二手交易市场规模的扩大,竞争加剧的同时,闲鱼的定位也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自媒体“道总有理”在其文章中就曾提到,“有人吐槽闲鱼成了小红书,有人觉得它更像淘系拼多多,有人认为它同时还‘兼职’1688、能买货的B站。总之,闲鱼不像闲鱼了。”如上述所说,现在的闲鱼,不仅可以“交易”“社交”,还可以租房、找家政、代跑腿,以及看直播。

胡麒牧分析道,纵向来看,在不同的发展阶段,闲鱼需要去给市场一个“我是一个交易平台”的信号。再用力去做“社区”,最终还是要回归“交易”,“因此,闲鱼会在不同时期去强调这一点,调整这一点。”

但与此同时,胡麒牧也表示,“横向来看,在全球范围内,尽管发达国家的二手交易平台一直是对卖家收费的,但对卖家收费并不是一个必然的选择。”

一位接近闲鱼的人士对燃次元透露,“闲鱼内部也曾强调,不会单纯追随西方国家的二手交易市场的商业模式,更多地是维护二手交易生态的竞争需求。”

该人士补充表示,二手交易市场门槛低,因此会出现一些一手的交易商去分流二手交易平台流量的现象。而闲鱼的这次对“卖家收费”,一方面是功能型收费,排除套利交易的可能性,将二手市场和一手市场区分开来,独立运行,理顺交易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的秩序。另一方面,是成本型收费和制度型收费,适当去分担闲鱼5亿用户的成本投入。

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则表示,闲鱼更大的重任或是提升阿里系的整体电商业务,补足阿里系电商的短板。

“对闲鱼来说,是不是赚钱并不是关键问题。更大的关注点在于,如何在未来长期构建一个产品体系。”

01 闲鱼“四不像”

尽管闲鱼从诞生之日起,就有社区属性,但当这一属性不断被强化后,还是引起了用户的质疑。以至于不少业内人士对现阶段的评价变成了,“失去一个二手交易平台原本的定位边界。”

打开闲鱼App,其首页Slogan为“闲不住?上闲鱼!”,而在此之前,“让你的闲置游起来”曾一度是不少用户打开闲鱼的动力。

从“让物游起来”到“让人动起来”,从闲鱼Slogan的演变中可以发现,“人”和“社区”在闲鱼中的比重,正在慢慢提升。

发布会上,不管是“海鲜市场”的发布,还是“会玩”的升级,均是针对社区而打造的产品。季山在发布会现场提到,“未来,闲鱼将会针对用户兴趣交流的趋势,打造不止交易的社区化生态。”

2015年就已经成为闲鱼卖家的小鱼告诉燃次元,当时自己刚刚上大学,日韩化妆品的“代购风”正大,于是自己也跟风买了很多,但后来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化妆,便下载了闲鱼App,“我卖的第一个产品是DHC的睫毛增长液,后来还卖过睫毛膏、小米手环、联想手机、苹果耳机等。当时会主动搜寻身边的东西,看看有没有可以放在闲鱼上卖的。”

现在,虽然没有卸载闲鱼App,可小鱼直言,已经很少再用了,“我最近一次在闲鱼上卖东西已经是2021年了,卖的是当时很火的洛斐口红机械键盘,也是那时我发现,闲鱼多了很多功能,但就觉得有点‘不太闲鱼’了。”

和小鱼有着相似感受的还有85后的兔爷。兔爷曾经是闲鱼的深度买家,不同于一般用户只买小件儿,兔爷在闲鱼不仅买过咖啡机等小物件,也买过沙发、椅子、桌子等需要自取的大件。

“主打就是一个性价比,远点自取也可以。”兔爷直言,但当自己在去年想“淘”个懒人沙发时却发现,推荐、“种草”懒人沙发的网友很多,其中一部分在推荐完之后还会有购买链接,“我当时还和朋友吐槽,怎么闲鱼现在有点‘小红书化’了,但当看到它们最近的新闻后,我倒是明白了,这就是闲鱼正在走的路线。”

兔爷口中的新闻,则是闲鱼方面表示,今年将面向平台上80万的兴趣达人推出“星灿计划”,培育扶持兴趣达人,并打造百个十万粉丝以上的“头号玩家”。

燃次元在闲鱼发现,除了上述强调的“交易”和“社区”,闲鱼中还可以租房、买卖二手车、上门回收、同城跑腿、家政保洁、演出票务、民宿短租等。点击演出票务,其界面和大麦网相似,同样有演唱会、话剧歌剧、音乐会等子分类,之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演出,便可直接购票。

图/闲鱼提供的服务 来源/闲鱼App 燃次元截图

其中,家政保洁和数码维修,关联的则是阿里巴巴旗下家庭服务品牌“蜗窝酱”;二手房跳转的则是“天猫好房-二手房频道”;同城跑腿需要在闲鱼账号的基础上,同意饿了么申请的账号信息授权;民宿短租关联的飞猪。

“不能完全说功能多了不好,但总觉得还是应该有个代表性的功能,既做‘交易’,又做‘社交’,还有点兼顾本地生活,看似面面俱到,但又有点‘四不像’。”小鱼表示,“毕竟想看‘种草笔记’我还是会先想到小红书。”

02 “摇摆不定”的闲鱼

对于闲鱼的“摇摆不定”,在胡麒牧看来,这背后,或许是在为阿里的其他业务在探路。

“不少用户看到的‘闲鱼今天试一试这个功能,明天又去做了另一件事儿’,事实上,未必都是闲鱼要做的。作为阿里生态体系里的一员,闲鱼是否在给其它业务探路?”

在胡麒牧看来,大多数企业在制定了一个战略后,会长期坚持下去,但闲鱼反而不是这样,”这或许是很多用户眼中,闲鱼越来越失去边界、闲鱼’四不像‘的原因。“

“除此之外,尽管国内的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很大,但还并不成熟,远没到快速发展的时间点。在这一大背景下,闲鱼做的这些‘四不像’行为,更多的是尝试型、孵化型、探索型的事情。”胡麒牧表示。

的确,闲鱼做过的尝试型业务很多,只不过随着盘子越做越大之后,到底是“先要用户”还是“先要商业”,至今闲鱼似乎依旧在徘徊。这一点,从闲鱼近年来,频繁更换的掌舵人中,也能窥视一二。

“C2C二手交易平台”曾是成立于2014年的闲鱼极具代表性的标签。彼时的闲鱼,致力于撮合买卖双方达成交易。

在2014年到2018年之间,为了给C2C模式营造更好的交易环境,闲鱼先后推出以兴趣、文化为导向的社区、出台“闲鱼公约”、成立“闲鱼小法庭”、启用芝麻信用分,以及发布《“闲鱼优品”市场管理规范》等。

2019年“闲鱼优品”上线,这在外界看来,是闲鱼正式开启B2C交易模式的标志之一。同年7月,闲鱼迎来了第二代掌舵人,原淘宝直播及内容生态事业部资深总监陈镭(花名:闻仲)接替谌伟业。2020年,闲鱼启动了帮助中小商家共渡难关的“一亿现金帮扶华强北”计划。

“小B商家”在闲鱼中的比重,也随之增高。当然,也实现了不错的收益。据阿里财报,2020财年(2019年4月-2020年3月)闲鱼实现了2000亿元GMV(商品交易总额),增速超过100%。

只不过,短短14个月后,给闲鱼GMV带来100%增速陈镭却“意外”被原淘宝C2M事业部产业带运营总经理靳科接替。“上任三把火”的靳科执掌闲鱼后,将闲鱼专业卖家服务升为闲鱼业务板块中重要的一环,相继推出“闲管家”“鱼小铺”等专业的营销管理工具。

靳科在闲鱼的时间与陈镭相近,2022年3月30日,阿里副总裁刘博(花名:家洛)接替靳科,成为闲鱼第四任掌舵人至今。

这在胡麒牧看来,不管业务方向如何调整,掌舵人如何变化,闲鱼成立之初到现在,核心都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,”并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赚钱的生意,而是一直在做生态、做圈子。“

“在这个过程中,不少用户会发现,‘到底是做社区还是做交易平台’闲鱼似乎一直在来回摇摆。事实上,这种来回摆布的现象,我们也用金融市场的例子来看,即在市场上抛出一个单子或项目,通过时间来观察和到底哪个方向好做。”

对此,零售行业专家、电商分析师庄帅表示,企业总是要盈利的,但是电商平台基本上都是通过规模化进行获利,闲鱼作为二手交易平台,需要在“培养和改变用户二手消费理念”和“吸引更多二手卖家进驻”形成多边平台效应的过程中,平衡规模和盈利的关系,以获得良性发展。

在胡麒牧看来,不管是B端还是C端,其对二手交易市场都是有需求的。但需要明确的一点是,二手交易市场在从小到大发展的过程中,最初的交易者一定是C端,待达到一定规模后,B端就一定会出现。

“行业之外,闲鱼的调整也要根据阿里整体的战略进行调整。阿里对C端业务的重视有目共睹,但到了2018年左右,对B端的关注,开始在阿里集团层面的战略里被体现的愈加明显。所以闲鱼大概也是从这个时候发生变化的,集团在调整,闲鱼跟着落实、出台一系列有利于B端的政策。”胡麒牧分析。

对此,燃次元就“近年来多次更换掌舵人以及经历的不同商业模式,其具体的商业目标分别是什么”向闲鱼方面询问,截至发稿,咸鱼方面并未回复。

但一位接近闲鱼的人向燃次元透露,淘宝在布局了二手交易这一赛道之后,就没有对闲鱼的盈利情况进行过考核,“‘背靠大树好乘凉’一直是闲鱼最大的底气,而闲鱼也确实没有去琢磨短期内怎么盈利,而是一心要把圈层做起来。”

季山也在发布会上提到,闲鱼未来仍不以盈利为目的,更多追求的是用户规模的增长,“绝对的盈利”并不是唯一追求,“我们希望重新去构建一个属于中国二手电商的商业模式。”

03 “商业模式”难做

但对于闲鱼来说,想要做到季山口中的“构建中国二手电商的商业模式”并非易事。

首先,就是闲鱼不断强调的,但却也一直无法规避的“失信”问题。

黑猫投诉平台搜索“闲鱼”,与之相关的投诉量高达109669条,其中多与“卖家虚假宣传,还不退款”“闲鱼卖家收到退货返货之后不给消费者退款”等买卖双非信任相关。

事实上,为了加强买卖双方的信任,闲鱼可谓是“煞费苦心”。

在“2020年闲鱼品牌升级战略发布会”上,闲鱼同时推出的“无忧购”“会玩社区”“新线下”三大业务,都围绕信任问题展开。今年3月2日,闲鱼又发布新版验货宝,围绕“能力、服务、信任”三大核心关键词再度升级。

但一系列操作下来,似乎有种“雷声大雨点小”的意思。4月25日,未来网报道,“有消费者在闲鱼出售二手商品时选用了验货宝鉴定服务,但验货宝却无法给出鉴定结果,以‘超出验货范围’为由关闭订单;还有消费者爆料,在专柜购买的正规商品曾被验货宝鉴定为假货,导致个人费用及信誉损失。 ”

与此同时,国内二手电商平台的争霸早已进入到白炽化阶段。

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22-2028年中国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行情动态及竞争战略分析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中国二手电商领域共有9家平台获得融资,分别为转转、爱回收、胖虎科技、采货侠、妃鱼、只二、值耀、车小多、闪回收,融资总额约58.1亿元(人民币,以下未标注则同)。

另一方面,有着“中国二手电商第一股”的爱回收母公司万物新生(RERE.US),其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万物新生集团总收入28.7亿元,同比增长30.2%。从营收构成来看,1P(自营)产品销售收入达25.8亿元,同比增长34.9%;3P(平台)服务收入为3.0亿元,平台收费率显著提升至5.46%。

除此之外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,也都在觊觎。其中,快手不仅在2020年底发布了“二手奢侈品品类招商计划”,还在2021年投资了万物新生。抖音方面,一边推出“二奢好物节”,培养用户的二手商品消费习惯,另一方面在抖音商城内上线“二手好物”频道。

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,与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很大密不可分的,是其依旧困难重重。

《2021中国闲置二手交易碳减排报告》显示,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规模从2015年约3000亿元快速提升至2020年破万亿的市场规模,预计2025年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将达到接近3万亿的市场规模。

但庄帅曾在燃次元发布的《扶起这条“闲鱼”》一文中指出,二手商品交易的标准化、规范化,一直是行业难题。

“究其原因,则是二手商品的三大特征。一是二手产品是不可再生资源,具有稀缺性;二是二手产品是非标准化的,因为使用人、时间、频次的不同,每个产品都是独一无二的;三是品类多样化,每个单品不同,二手商品的多样化远远超过新品。一旦无法解决规范化运营难题,平台很难建立起买卖双方的信任感,也很难求得规模效应。”庄帅强调。

胡麒牧补充道,目前国内二手交易市场赛道尚不成熟最核心问题就在于,信息的不对称性,导致完全依靠市场机制。因此,不管是闲鱼也好,还是其它二手交易平台也罢,仅靠平台方去做一些政策或者机制的调整,不太可能解决根本问题,最终还是需要监管部门来解决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二手物品交易规模一定会越来越大。这一方面与用户不断增长的需要密切相关,另一方面,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,即不断升高的“碳成本”。

“目前的‘碳成本’都是生产商在负担,但可以预判的是,未来这一成本一定加到消费端。这样一来,二手交易市场的发展必定再爆发。”胡麒牧进一步强调。

庄帅同样表示,“随着用户和卖家规模的扩大,二手交易市场必定会成长为一个更大规模的市场,相关的电商平台和服务产业均会因此受益,涌现出更多盈利机会。”

不过,现在看来,闲鱼要抓住这个市场,还需要更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