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号也要做本地生活服务,但做好准备好了

视频号如果发力本地生活服务,要不要自建相关配送体系呢

视频号如果发力本地生活服务,要不要自建相关配送体系呢?

如今,万亿规模的本地生活市场已然成为了各大互联网厂商眼中的香饽饽,就在小红书上线团购功能、招募到店餐饮商家及服务商,试图加入这个赛道的新一轮混战后,微信视频号也被曝出或将入局本地生活服务市场。此前在今年3月,视频号相关负责人曾在微信公开课的闭门分享会上透露,5月将正式上线本地生活组件,商家在视频号售卖兑换券,即可用于到店核销/自提或是同城配送业务场景。

近日有消息显示,视频号已正式上线本地生活组件。据曝光的相关截图显示,包括汉堡王在内的商家/品牌已在视频号直播间上线团购兑换券。这也就意味着,用户不再需要跳转到小程序,直接在视频号中就能实现购买商品或是到店核销/外送到家。

事实上在外界看来,被称为腾讯体系内“全场希望”的视频号,势必自今年起肩负更为重要的商业化责任。

要知道,相较于朋友圈广告营收在经历了5个季度才达到10亿元这个门槛,视频号广告在上线的第二个季度,也就是2022年第四季度就实现了10亿元级的收入,这其实既代表着视频号比朋友圈更适合作为广告载体,也说明腾讯如今可能面临着远超此前的增长压力,而这种压力也迫使一向“克制”的微信团队,需要加速视频号的商业化步伐。

所以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,这或许正是视频号在今年春季动作频频,上线视频号推游戏功能、品牌激励计划等,一系列为商业化服务的功能集中上线的原因。

继游戏、广告、电商之后,视频号选择本地生活服务其实也在情理之中。而从抖音、快手,到小红书、视频号,本地生活服务这个赛道为何会成为一众互联网大厂交锋的战场呢?其实答案很简单,因为这是一个高频、且刚需的场景。

据艾瑞咨询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2021年本地生活服务线上渗透率仅为12.7%,但在渗透如此低的情况下,本地生活O2O行业的规模就已经达到了28327.1亿元。此前抖音本地生活业务负责人朱时雨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,“这是一个十几万亿的广袤市场,真正通过线上完成的比例其实非常小,还远远没有到存量竞争的地步。”

再加上,本地生活服务赛道确实也很能挣钱。以这个赛道目前的领头羊美团为例,在其所公布的2023年一季度财报中就显示,该季度其包括餐饮外卖、闪购、到店酒旅等业务在内的核心本地商业板块营收为428.9亿元、经营利润94亿元,经营利润率为22%。同时本地生活服务赛道也几乎不存在太高的准入门槛,以UGC内容为主的短视频平台天然就距离更近,既然抖音、快手能做、视频号当然也能。

站在视频号的角度来看,当然希望通过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来进一步盘活手中的流量,并搭建更为多元化的消费场景,进而形成更加丰富营收体系。那么问题就来了,视频号真的能做好本地生活服务业务吗?其实难度并不低。

诚然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如今还远没有到存量竞争的阶段,尚属于“广阔天地大有可为”的状态,但包括视频号,乃至新入局的抖音、小红书,其实都面临同样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,那就是线下履约服务能力的缺失,使得他们暂时还难以为用户打造一站式的完整消费链路。

要知道,在本地生活服务场景中,消费者的需求早已转移,团购到店也被外卖到家大量代替。比如快手目前能提供给消费者的,就只有团购代金券再到店核销这一个选项。那么单纯的一个到店业务就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吗?当然不可能,当下外卖的如火如荼就已经证明了,在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下,配送到家才是主流选择,这也是为什么近来会出现抖音外卖“熄火”的声音。

尽管此前万众期待的抖音外卖,已经在北京、上海和成都三个城市进行试点,但日前又知情人士透露,抖音外卖在上述三座城市一天的单量还不到10万单,但美团在三城的日均最少为5000万单。即便背靠上亿DAU的抖音,抖音外卖如今表现也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,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,关键问题可能就出在了物流配送上。尽管抖音外卖确实与达达、顺丰同城、闪送等三方服务商合作来构建外卖链路,但毕竟第三方不仅仅只为抖音外卖服务,所以运力不足的情况就可能随时发生。

要知道,短视频APP的用户对本地生活服务的需求其实是被凭空创造出来的,毕竟这APP的核心目的是满足用户“图一乐”的需要,绝大多人刷抖音、看视频号的初衷都是为了打发时间。而用户在视频号上购买商家提供的本地生活服务产品时,大都是因为在刷短视频的时候被相关内容种草,然后点进了平台所提供的商品链接来完成拔草。

相比于需求明确的购物,种草带来的是无目地性的交易,也就是类似于在网络上闲逛,却在这一过程中被种草某一个商品,进而冲动消费。那么既然是冲动消费,必然就需要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满足消费者,不然一旦消费者不再头脑发热,“聪明的智商就又会回来占领高地了”。事实上,“避免消费者等待太久”一直都是本地生活服务赛道致力于去解决的问题,同时也是即时配送诞生的理论基础。

所以没有充足的运力、也没有末端配送能力的情况下,就等于说是放弃了“到家”业务,可单纯依靠“到店”业务显然是很难建立起一个能正向循环的本地生活服务业务体系的。因此抖音外卖所遭遇的困难,同样也是微信视频号需要去克服的。因此现在的问题就是,视频号如果要发力本地生活服务业务,到底要不要自建相关配送体系呢?


知道了